被讨厌的勇气:割舍别人的课题

哲学家 那些因为亲子关系而苦恼的父母,往往认为“孩子就是我人生的一切”,把孩子的课题都当成是自己的,全部揽在身上。无时无刻不想着孩子的结果,就是当他回过神来,人生中的“自我”已经消失不见。

只是,无论怎样把孩子的课题全部背负在身上,孩子毕竟是独立的个体,不是每件事都会依照父母的心意。不管是念书、就业、找结婚对象,或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细节,都不可能完全如父母所愿去行动。当然,父母会担心,也会想介入,可是刚才我也说过,“别人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期望而活”。就算是自己的孩子,也不是为了满足父母的期望而活。

年轻人 连家人之间都要划清界线吗?

哲学家 其实越是关系亲近的家人,越需要刻意将课题切割开来。

年轻人 这太可笑了!老师,您一方面谈论爱,另一方面却否定爱!如果依照您的做法和别人划清界线的话,岂不是没有人可以相信了吗?!

哲学家 你听清楚了,所谓的“相信”,其实也是一种课题分离的行为。相信别人,这是你的课题;可是别人对你的期望或信任要怎么反应,却是别人的课题。如果不把握这个分际、划清界线,还要一意孤行地将自己的期望强行加诸在别人身上,立刻会变成一种骚扰式的“介入”。

假设对方并没有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去行动,你还能不能相信他?还能不能爱他吗?阿德勒所说的“爱的任务”之中,就包含了这样的提问。

年轻人 好难,太难了!这实在是……

哲学家 那当然。不过,请你这样想想:介入他人的课题,还有背负他人的课题,会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沉重又辛苦。如果你的人生正面临着苦恼,这样的苦恼必然是来自于人际关系。所以首先,你必须清楚知道“从这里开始,就不是我的课题了”,然后把他人的课题切割、舍弃。这就是让人生卸下重担、变得单纯的第一步。@

摘自 《被讨厌的勇气》 究竟出版社 提供

责任编辑:颜静莲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